【講座回顧】 跨領域合作機制與創新發展-以組織再造與社會創新為例(二)

故事|2019.08.22

夏日蟬鳴的傍晚,我們再次邀請劉世南教授蒞臨教師空間T space。佩英教授帶參與者思考回顧前次演講的重點,並引導大家思考跨領域為何要用跨文化的角度來處理,以及跨領域與可持續發展目標(The Sustainable Development Goals,簡稱SDGs )間的關係。

 

劉教授將研究與教學的寶貴經驗,藉由簡報中的素材與研究引出了「為何需要跨領域」及「如何進行跨領域」兩個核心問題,從東、西方文化差異談論到跨領域整合研究之挑戰,進而提出規範(norm)概念對創新之影響。文化即是一種社會規範,不同時期適合不同的規範,左右社會互動與工作思維,自然也會影響到組織的合作模式與創新。

 

與會者在豐富的理論與實踐經驗的激盪下,深入了解社會創新中的集體思維和跨領域中的智識中心主義對於跨域所產生阻礙。中途休息時,佩英教授邀請了台大農創團隊的張聖琳教授分享了新鄉村跨領域社會責任實踐的實例。聖琳教授團隊從2014年至2019年共7個學期累積了60多位跨領域老師加入,在6個場域(坪林、南萬華、溪州部落、桃園大溪、宜蘭深溝,及大橋頭)開拓社會行動,希望藉此知識行動能持續幫助到這些弱勢的部落與村莊,這也是農創團隊與企業合作的契機。

 

佩英教授說道,未來高中端也將和大學端合作,連結生活經驗並擴展學習領域,就像成功大學與台大農創團隊USR的跨界合作,應用聯合國永續發展目標(SDGs),轉成課堂學習的議題一樣,讓學生的學習有機會遇到真實的挑戰,並於做中學過程中理解和應用知識。

 

劉教授在下半場論及影響跨域合作的主要因素,他認為由於·每一學門有其特定的認識論與方法論而形成特定的探究文化。在跨域合作過程中,在腦力激盪時期合作的夥伴都能享受到靈光乍現的悅趣,一旦進入團體決定和評斷優劣時,才會出現困難與問題。所謂智識唯我主義(intellectual centrism)指的是從學門所建構的知識效力與正當性不容易被打破,且學門的知識用語及其用應用於解決問題的方法也會變成跨域合作的籓籬,不容易跨越,因此需要養成開發探究和創新能力,才有機會產生新的實踐模式與知識。因此,跨界本身如果沒有強而有力的誘因又缺乏機制,那麼跨域合作也不會自然產生。大學的跨域主要是談研究,在中學的跨域偏向教學。

 

劉教授說:「中學教育的重點是如何讓學生自己有創新的能量,一是來自多元的能力,也就是多元文化主義(poly culturism),跨領域是工具,其目的是創意,如果能說服學生具備創新能力,也就具備了跨領域的能力。」

 

最後,劉教授又回歸到核心問題來問,「為何需要跨領域?」因應未來社會發展需求與解決系統性的複雜問題,那麼能夠跨屆和做和創新的人才需要培養,以解決未來如同SDGs所揭示的多重複雜課題。劉教授除了分享經驗與知識,深究跨領域與社會創新的實踐經驗。